欢迎来到 - 贝贝笑话网 !    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故事 > 现代故事 >

开着奔驰去要饭

时间:2015-06-04 16:32 点击:

 那是一个夏日的午后,二愣正蹲在巷子看人下棋,突然手机铃声大作,打开一看,原来是张虎打来的。

  张虎是二愣光着屁股玩到大的伙伴,两个人好得只差没穿一条裤子。可是自从一年前张虎当上了邻县某局的科长,他俩的关系就彻底调了个。以前张虎见着二愣老是“哥呀哥”地叫,如今每次遇到二愣,张虎老是昂着头,挺着腰板,就跟下山的老虎似的。

  张虎在电话里说,他们局长的侄儿就要结婚了,想找辆奔驰作婚车,可是找遍了全县,愣是一辆都找不出来。听说二愣厂里有一辆,所以就让二愣帮忙想想办法。

  二愣乐了。别看你张虎平日里牛气冲天的,原来也有求我二愣的时候啊。想到这,二愣把头一昂,把腰一挺,那口气也变得硬起来:“这不行,我们厂长绝对不会同意的。”

  “我的大哥啊,我找遍了全市,就你们那儿有辆奔驰,你不帮我,谁帮我啊?看在我们多年兄弟的情份上,你就跟你们厂长说说。”张虎几乎是用恳求的语气说。

  二愣想了想,点点头。

  工厂已经停产大半年了,里面一片寂静,到处是散落的纸片和树叶。二愣慢慢地走进去,不自觉地捡起一把扫帚,轻轻地扫了起来。这半年来,二愣每过几天就会到厂里打扫卫生。他对工厂是怀有深切的感情的。他的爷爷和父亲都是这座工厂的工人,他们用自己微薄的工资撑起了整个家庭,所以二愣常说,其实是工厂把他养活的。父亲退休后,二愣也进了厂。他干活很卖力,可还是挡不住工厂衰退的脚步,终于在半年前,工厂再也撑不下去了,一张白纸黑字的告示,让二愣和数百名工人与工厂痛苦地告别。

  这时,二愣的身后响起了清脆的汽车喇叭声。他回头一看,原来是那辆漂亮的奔驰开进来了,二愣连忙迎了上去。厂长从车上下来,瞟了二愣一眼,有些意外。二愣连忙说:“厂长,我的侄儿结婚,想借您的车用用,您看……”

  “这是公车私用,是腐败行为。绝对不行!”厂长粗暴地打断了二愣的话,径直向办公室走去。

  这时,司机赵林走了过来。赵林与二愣也是从小玩到大的伙伴,他告诉二愣,厂长过两天要去外地出差,到时候就可以把车借给二愣。

  过了两天,厂长果然去了外地。赵林便把车钥匙交给了二愣。二愣原先在部队是当驾驶兵的,那开车的技术就不用说了。他哼着小调,很快把车开到了邻县境内,眼看着离县城不远,他伸手打开CD,没想到低头一看,不由大吃一惊,原来油量不够了。二愣不由暗暗叫苦,都怪自己太兴奋了,竟然忘了加油。二愣瞅见离公路不远处有一个小镇,他连忙把车开了进去,一边走,一边探头观望,希望能找到一家加油站。

  加油站没找到,汽车却再也走不动了。二愣急了,这时已经是晌午,家家户户都飘扬着米饭的香味,二愣不由得吸了吸鼻子,这一吸不打紧,肚子紧接着咕咕地叫起来。二愣习惯性地拍了拍屁股,这一拍不打紧,倒吓得他跳了起来,裤兜里竟然空空如也。原来二愣出门前换了条裤子,竟然把钱包给忘了。二愣在路旁的餐馆门口坐了许久,终于硬着头皮走进餐馆,说:“能让我先吃个饭吗?我今天没带钱,下次付给你。”店老板瞪了二愣一眼,不耐烦地说:“一边去。”二愣连忙指了指停在门外的那辆锃亮的奔驰,说:“你看看,我不是没有钱,我只是今天忘了带了。你看,这车就是我的。”

  店老板脸上满是疑惑的表情。二愣连忙掏出车钥匙,打开车门,说:“你看,我没乱说吧?我先吃个饭,明天给你送钱来。”

  店老板点了点头。很快,饭菜端上来了,二愣正准备狼吞虎咽,这时从门外冲进来两个警察,一把扣住他的手。二愣吃了一惊,说这是做什么?却听店老板说:“你开这么好的车,身上会没有钱?你这家伙一定是个偷车贼。”

  就这样,二愣被人不由分说地揪到了派出所。这下糟了,他不但忘了带钱包,连驾驶证也忘带了。他一个劲地解释说车子是自己的,但警察一脸不相信的神情。二愣只好又辩解说车是自己借的,并把厂长的电话说了出来。

  第二天清晨,厂长风风火火地赶来了,原来,厂长并没有出差,只是躲到邻县的二奶家去快活了,为了掩人耳目,才撒谎说去出差。厂长瞪了二愣一眼,说你小子胆真大,竟然敢偷公家的车!二愣急了,辩解说车是跟赵林借的。没想到厂长把脸一黑,说:“屁话,这么贵重的车,赵林敢借给你?”

  说完,厂长指着二愣说:“警察同志,这小子在厂里就不是个干净人,这次他竟然偷厂里的车。你们一定要严肃处理啊。”

  二愣一下子明白了。前些年,厂长一上任就让一大批老工人下了岗,其中也包括二愣他爹。二愣带着几个工友闯进厂长办公室,把他揍了一顿。后来,二愣又在几次公开的场合顶撞厂长。厂长早就看他不顺眼,一直想找机会整他。想到这,二愣笑了,说:“你想借机报复我?没门儿。你也不想想,就算这车是我偷的,又能判多久?这车才值两万多块钱,偷这么点才多大事啊?”

  厂长眯着眼睛打量了二愣一番,说:“你这个乡巴佬,区区两万块钱能买上这车?你也不打听打听,奔驰,世界名车。没有个百把万,你想见着半个车轮?”

  “你以为我三岁小孩啊?”二愣说,“你说这车要百来万就百来万啊?有证据吗?”

  厂长乐了,他指着二愣说:“小子,这回你死定了,告诉你,这车当初买回来的时候就花了一百来万,我办公室的账本上记得清清楚楚。嘿嘿,偷这么值钱的玩意,够你判上好几年的。”

  “哈哈。”二愣放声大笑起来,厂长满脸疑惑地望向二愣,只见二愣从口袋里掏出一台袖珍录音机,说,“这回我啥都忘了带,就这玩意没有忘。你刚才说的话,我已经全录下来了,明天我就代表厂里的工人们向法院起诉你。”

  原来,一个月前,二愣在厂里打扫的时候,在地上发现了一张纸条,正是厂里的一张资产清算单。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“电脑十台,每台价值两百元;奔驰车一辆,价值两万元……”这不是要趁厂里改制的机会贱卖国家财产吗?看到这儿,二愣的眼都红了。他向市里的有关部门举报,可是没有回音。他后来一打听,才知道原来要承包工厂的正是厂长的亲弟弟。他正犯愁,却接到张虎让他借车的电话,于是他急忙找到赵林,商量了这样一个办法。

  “你上任才一年,就买了这辆车,那个时候厂里已经好几个月没发工资了。你上任才两年,就要把工厂改制转让,而且还要趁这个机会给自己捞油水,有你这么当厂长的吗?幸好今天这些警察同志们听我说了这些情况之后,决定帮忙。明天他们也会成为我们的证人。”二愣说。

  几个警察从门后走了出来,厂长的脸色变得刷白,突然他腿一软,扑通一声摔倒在地上。

  门外传来清脆的汽笛声。二愣走出派出所,看见赵林正一脸笑意地站在奔驰车旁,冲他竖起大拇指。二愣笑了,阳光洒在他脸上,也洒在奔驰轿车上,锃亮锃亮的……


数据统计中,请稍等!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